掌指开花>灵异科幻>上岸(gl) > 23还早
    盘在脑后的头发凌乱,几缕绕着脖颈钻进宽大的领口消失在x前,柳岸仰头轻微气喘,皮肤泛起层薄汗,手腕交叠抬起被禁锢在上方。周棉清俯身啮咬着锁骨,留下一排深浅不一的牙印,三两下就解开皮带。K子松松垮垮地落了半截,露出那条仅以侧面蝴蝶结绑在胯间的内K。

    掀起卫衣反脱掉束缚住柳岸的手,长发也随即披散下来,靠墙挺x的姿势让三角形布料下的两点赫然凸起。退后一步欣赏此刻正受自己掌控的美人,视线由脸蛋绕到x口,下移至小腹,最后停在被半透蕾丝遮住的YINgao。

    有些不一样,但具T又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。她决定先不在乎这点细节,贴过去咬柳岸的下唇,把唇瓣磨得红肿才松口。

    “去床上。”柳岸握住在身上游走的手,语气哀怨,显出几分可怜。

    今晚的周棉清实在有些毛躁,先是大庭广众亲了她的脸,又是在车里不顾司机动手动脚,回来之后直接拉着她在玄关就要开做。她的行动不便,腿和手都缠进衣物里,只得开口阻止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不满地撅起嘴,生怕谁听不出其中任X情绪。周棉清没再有其他动作,伸到后面去帮柳岸将衣服完全扯下,倔强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柳岸拿手去遮周棉清的眼睛,K子滑落至脚踝,明明稍微抬腿就能脱掉,她偏要扶墙弯下腰去拉腰带。两团rr0U跟着晃动,毫无遮掩地坠在周棉清眼前,她做得十分缓慢,低头时头发往一边垂,扫过x口。

    刚抬起头,下巴突然被托住,周棉清加重力气,呼x1都变紊乱,不带任何技巧地堵住柳岸的唇。尾骨撞在墙上,柳岸痛得惊呼,声音还没发出就被迫咽进肚子里。

    手掌住T0NgbU在那处r起内K边缘向上拉,布料变成一条试图从后方挤进r0U缝。柳岸双腿发软,靠着墙和周棉清的手勉强保持直立,意识到她想做什么时急忙按住。牵着她主动带直腰间,示好似的捧着周棉清的脸送上亲吻,却始终控制分寸,在软舌想要更近时阻止。

    “听话。”嘴唇与嘴唇几乎挨着,声音低沉柔软地诱哄道:“现在才九点。”

    她们的时间还很多。

    周棉清鼻腔里冷冷发出一声,分不清是“哼”还是“嗯”,就当是同意了。柳岸贴在她耳边又讨好地亲了亲:“你先去洗澡,浑身都是酒味儿。”

    盘在脑后的头发凌乱,几缕绕着脖颈钻进宽大的领口消失在x前,柳岸仰头轻微气喘,皮肤泛起层薄汗,手腕交叠抬起被禁锢在上方。周棉清俯身啮咬着锁骨,留下一排深浅不一的牙印,三两下就解开皮带。K子松松垮垮地落了半截,露出那条仅以侧面蝴蝶结绑在胯间的内K。

    掀起卫衣反脱掉束缚住柳岸的手,长发也随即披散下来,靠墙挺x的姿势让三角形布料下的两点赫然凸起。退后一步欣赏此刻正受自己掌控的美人,视线由脸蛋绕到x口,下移至小腹,最后停在被半透蕾丝遮住的YINgao。

    有些不一样,但具T又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。她决定先不在乎这点细节,贴过去咬柳岸的下唇,把唇瓣磨得红肿才松口。

    “去床上。”柳岸握住在身上游走的手,语气哀怨,显出几分可怜。

    今晚的周棉清实在有些毛躁,先是大庭广众亲了她的脸,又是在车里不顾司机动手动脚,回来之后直接拉着她在玄关就要开做。她的行动不便,腿和手都缠进衣物里,只得开口阻止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不满地撅起嘴,生怕谁听不出其中任X情绪。周棉清没再有其他动作,伸到后面去帮柳岸将衣服完全扯下,倔强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柳岸拿手去遮周棉清的眼睛,K子滑落至脚踝,明明稍微抬腿就能脱掉,她偏要扶墙弯下腰去拉腰带。两团rr0U跟着晃动,毫无遮掩地坠在周棉清眼前,她做得十分缓慢,低头时头发往一边垂,扫过x口。

    刚抬起头,下巴突然被托住,周棉清加重力气,呼x1都变紊乱,不带任何技巧地堵住柳岸的唇。尾骨撞在墙上,柳岸痛得惊呼,声音还没发出就被迫咽进肚子里。

    手掌住T0NgbU在那处r起内K边缘向上拉,布料变成一条试图从后方挤进r0U缝。柳岸双腿发软,靠着墙和周棉清的手勉强保持直立,意识到她想做什么时急忙按住。牵着她主动带直腰间,示好似的捧着周棉清的脸送上亲吻,却始终控制分寸,在软舌想要更近时阻止。

    “听话。”嘴唇与嘴唇几乎挨着,声音低沉柔软地诱哄道:“现在才九点。”

    她们的时间还很多。

    周棉清鼻腔里冷冷发出一声,分不清是“哼”还是“嗯”,就当是同意了。柳岸贴在她耳边又讨好地亲了亲:“你先去洗澡,浑身都是酒味儿。”